Welcome to my home ~郭大路

Welcome to my home ~郭大路
記錄曾經喜愛及現在喜愛的歌

2010年11月5日 星期五

區均祥

文:小艾  圖:由澳門博物館提供 (文匯首頁副刊 )  香港粵劇名伶阮兆輝曾這樣評價,「講唱南音,環顧現在粵港澳曲壇,最地道的還是區均祥。」  在傳統文化式微的今天,從藝50年,區均祥仍然出版了6張南音唱片。如果說,白先勇致力推動的崑曲承傳大業,是一次從上而下的普及,那麼來自澳門的南音名家區均祥,讓我們看到的則是民間藝人的杯水車薪。
 65歲的民間曲藝人區均祥去年在澳門舉辦了個人從藝五十周年紀念演唱會,到場的除了粵樂戲迷、親友,香港中文大學音樂系的余少華教授帶學生們也特地到場,給「祥哥」(區均祥)全程錄影並做訪問。他和他的音樂正成為中國傳統音樂口述歷史的重要部分。在此之前,「祥哥」還得到了包括中文大學在內的香港好幾所高校的邀請,在學校大禮堂舉辦「地水南音」示範表演及座談會,並多有全場爆滿的紀錄。相比學術界的熱烈氣氛,民間對「地水南音」的保留與受落,則日漸寂寥。
要南音不要占卜  「現在的趨勢是思想逐漸洋化,『南音』這種說唱藝術已被認為是很古舊的東西,因為它節奏慢,(歌詞)所講的故事也多是《水滸傳》、《梁祝》裡的情節。」在油麻地的一閒茶樓裡,來港公幹的區師傅對記者說。他的正職是唸功德、做法事,現職為澳門一間殯儀館主管法事部。唱南音,既是興趣也成為精神寄托。  南音,作為用廣州方言演唱的傳統說唱藝術,曾在上世紀初廣東地區的煙館、茶樓、妓院等場所表演盛行。其中,一群以靠占卜算命為生的盲人表演者風格自成一格,音調多沉厚富滄桑感,因而被稱為「地水南音」。
30年代至50年代,不少逃難的廣州藝人來香港討生,為香港的南音表演積累了不少民間人才。70年代因本地電台的出現,南音逐漸式微。  40年代出生澳門的區均祥何以在現在的香港有如此之多的擁躉?這與他的表演特色有關。
區師傅回憶當年對南音的接觸,反而是從對中國民樂的興趣開始。「主要是聽錄音機和電台,後來有機會跟老師來香港搭戲班,才真正親聞了名家的風采。」區均祥先天弱視,本來被家人送去學占卜作為傍身的手藝,但他對中國民樂卻情有獨鍾。他的盲人師傅劉就是一位民樂修養極高的藝人,對區均祥的影響很深。每天去老師家上課,對方便拉他的手一點一點地學習樂器彈奏。
 「劉就師傅雖然眼盲,但我的印象中,他既會給街坊鄰里把脈看症,有的人家中的鐘錶不準,竟然也找他幫忙校錶。我完全不知道他是怎樣做到的。」雖然無關音樂本身,但讓區均祥感受到一位民間藝人的自尊。  跟隨師傅來港搭戲台,那時唱南音紅極一時的知名藝人是杜煥,區均祥當年「看」過不少他的演出,雖沒有正式拜師,但在樂器演奏和演唱方面也得過對方的不少指點。
「那時電台每日放南音的節目,一集一集的故事好似電視劇一般,有的是講梁山泊一百零八好漢,有的是觀音出世的神話傳說。」但凡看過區均祥現場演出的,都會驚訝他對曲目內容的記憶之深,曾有人說,他的腦袋裡保存了至少有上百首之多的古老南音歌詞。「以前醮師唱南音其實也有竅門,每晚演出完畢,都會有專人拿木魚書(唱南音的歌詞本)將第二日的故事情節講一遍。但後來一方面因南音的歌詞版本不斷被截短,不需要演唱者去花時間記憶,另一方面,比如我空閒的時候,都會將一些曲目拿出來不斷地練習和琢磨。」
此景不再,此情依舊  區均祥雖因為眼患而無法讀書,但他和一般的民間藝人所不同的,是他對中西樂器的兼通,二胡、洞簫、梵鈴、小提琴甚至薩克斯風,隨手拈來。「我舅父偏愛我,見到我有音樂天分,又覺得學習西洋音樂將來更有前途,於是又替我請了幾位老師教西洋樂理和樂器。」不過,中國民樂,主要是廣東民樂才是他的最愛。
在香港,區均祥先後在「新馬」戲團、何非凡、任劍輝等組織的戲班當樂師,並曾隨樂團出訪東南亞、日本、台灣和美國。
 有人說,區均祥的唱腔裡,既有杜煥、白駒榮的影子,也有他獨特的滄涼,「每唱一段故事,我都將自己融入角色之中,同時還會模仿一些地方口音和語調,以便加強角色的情緒。」「比如,白駒榮版本的《客途秋恨》,就是我最喜歡模仿的版本。」  
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區均祥被香港中文大學的唐健坦博士發現,兩人便開始了合作演唱南音的計劃,並多次在香港大會堂演出,這是南音從市井走進學術視野的開始。記者曾看過區師傅現場表演的視像記錄,雖然能感受到悠悠南音之下的平靜和慰撫,但畢竟雜客喧囂的人情味道已經被正襟危坐的禮服正裝的「文明」觀眾所取代,況味已絕然不同。  面對時境的變化,區師傅倒沒有怎樣的悲哀,相反,他為能有機會做專場演出而心懷感激。
他手下的不少學生也正是通過這些機會而慕名叩門,「我也不是什麼人都會收。曾有一些有錢的公子哥為了一時的興趣來找我,結果學了幾次就厭倦了,最後乾脆連琴都要送我。我當然不要,讓他捐給學校好過留給我。」
 對於他剛剛舉辦過的個人專場演唱會,對不完滿的地方,他除了有自我的苛責,也有難言之隱,「事後有人說我開演唱會是因為背後有老闆埋單,我必須通過你鄭重地告訴他們,除了當時向澳門的5間基金會申請經費5萬多,剩餘的5萬多元都是我自己多年打工留下的血汗儲蓄。演唱會只是為了紀念栽培我的先人和舅父。」
6旬多的老人,除了還要繼續打工持家,對民間藝術的堅持,也是對個人歷史和生活的最後的維護。


video
大鬧梅知府
言賀好,各位富家豪,恭賀齊齊運數加高,現時開唱大鬧梅知府、、、 碧容預備去探監牢:
長歎一聲尊稱句大嫂,我傷心含恨你惡為奴奴,我欲想共君談句肺腑,然後禪房隱姓去做尼姑,
大嫂就開言把姑娘勸導,姑娘有事我一定幫扶,等我共你出廳逢母一告,你千祈唔好話 去探你未婚夫,你話共我往廟堂參拜佛母,佢定然從順咁就賜你登途,

小姐心歡忙躦步,嬌逢親母亞嫂會家姑,二嬌襝衽向老夫人奉告,我地欲想去參神你願賜我地去無,個夫人話(夫人白:去拜佛呀)拜佛當然好,不過千祈要謹記,顧住身份為高,男女分清,要把面子顧,行藏謹慎免失規模,

個陣姑嫂領遵回繡戶, 打扮得 一個青襯藍時,一個白襯烏,綠緞弓鞋如此淡掃,丹釵頭上插不用粉脂塗,大家約定在橫門施出路,分咐丫嬛叫定轎夫,一路抬到知府衙門個度,一直入到大堂就坐轎,不顧佢低高,
驚動衙差唔知乜頭乜路,見有梅香跟尾做乜柬帖全無,睇見開啟橋簾嬌躦步,真系沉魚落雁重賽過仙姑,呢我問聲幾位大姐你因何到,不若請你地幾位入去差房共盞古勞,
個侍婢答言我啋過你隻衰鬼衰鬼正式鹹濕佬,鬼就入你個差房,你咪想得咁高,須知男女援受不親從古道,乜你言三語四系亂翕咁糊塗,

點知有個衙差忍住笑重裝成嬲怒,我罵聲你只潑辣丫頭可謂嘴利過刀,點知驚動橫廳裏面個位梅知府,佢當時喝問 (知府白:喂) 外邊做乜咁嘮嘈,連忙穿起錦袍戴返個頂烏沙帽,步出堂前看過是誰吵鬧喧騷,騷擾爺爺午睡真可惡,嬲到登眉碌眼催鬚,用手指住碧容兩姑嫂,你地見官都唔跪可謂禮教全無,你地咁大膽闖入黎,究竟你系誰家婦,此乃公堂重地,不容你絮絮叨叨,
個陣林氏忍不住開聲話奴偏要到,快的睜開你對狗眼

(知府白:大膽) 細看真下奴奴(知府白:識你老鼠呀),吏部天官系奴祖父(知府白:你拋我呀),我父為閣老現在京都,我家母系皇姨,亞叔系太保,我地長兄為禦史,伯父做傳盧,我地三兄做按察,大抵你都知名號,佢今年滿任往江蘇,我地二兄正直將朝護,當今太子都系佢門徒,奴就系四小姐瓊嬋系我既名號,布政倫郎系我丈夫,呢位就系我地姑娘 如今向你來告訴,我地今日到來欲想探監牢,不料你濫用官威令人可怒,太守黃堂,地位都唔算高,我睇你芝麻綠豆咁大粒梅知府,你認真系可惡,重想將奴來欺負,莫非要奴拆屋避你呢只無爪擒蟧。

個梅知府聽羆,驚到個的冷汗掂標,系咯乜佢咁多人馬在當朝,連忙下跪把夫人叫(知府白:夫人呀),請恕下官無狀得罪阿嬌,呢我自知有過罪名非少,還望你 汪涵海量把我恕饒。
兩個丫嬛大姐就開言笑,問聲你個狗官,問你知死未系你自把禍招,激嬲我地小姐共夫人呢回你就唔得了,你闖下彌天大禍,你死罪難饒,
瓊嬋垂幕將言表,不准賤嬛斗膽系處嘴刁刁,話罷又再將梅知府叫,你快叫人打掃淨個監房解下蕭公子既鎖鐐, 系咯、遵命一聲忙把差人叫,吩咐四圍都要打掃淨重要把香燒,差役打掃已完回來叫,梅知府引路步入監房隱若聽得苦條條,又只見蕭生瘦羨如鶴耳,確令碧容睇見實覺心蕉,姑嫂低聲來一叫,亞碧容又叫,君你擔高來望把奴瞧。

滿腔情話淚怎銷,我唱到呢段事情未了,等下一陣再唱(碧容探監段歌謠。)


video
碧容探監
生舉目,淚灑濕衣,(多謝你哋)有心來探我,且聽我說衷詞,(妹呀)我地呢段婚姻非是同兒戲,有玉葵寶扇永題詩,又有聖旨為媒非閒事,因何你父立亂施為,佢重拉我到公堂確系慘無道理,用嚴刑來廹我,打到我血肉橫飛,將我苦打成招來定死罪,三天之後就要我命喪陰司,妹呀你便快回家,歸去另諧婚事,我祝你夫妻快樂舉案齊眉。
碧蓉不禁悲從中起,滿懷定憤,哭到淚落如珠,可恨我爹爹太過無道理,今日鑄成大錯,可嘆莫挽噬臍。
永倫又見還有位女仕,請問開頭嗰位是妹你誰?哥呀我係弱質深閨女,探監無伴多得大嫂佢提。
生說話、淚添多;衷心感謝大嫂、我今番大難難逃,無從去翻案,恐怕是吉少凶多,但可惜家中尚有高堂座,因令蒼蒼白髮,目送我步入黃河。位大嫂瓊嬋忍不住又同情落淚,恨奴無計助你擺脫囚窩,四面鐵壁銅牆難打破,惟望神保佑你早晚脱網羅。
碧蓉更加愁苦楚,飄飄銀淚湧秋波,哭到力竭聲嘶鶯喉破,滿懷苦痛,痛入心窩。我勸句賢親行此禍,我願隨哥你到地府見閻羅。 林氏答言你地唔好咁苦楚,雖系夫妻情,都要暫且拋疏,你睇下太陽西墜申時過,你好祭奠個倌人莫慢來,碧容吩咐卿彩呀你排列物果,我手挽著提壺就喚一句哥,哥呀薄酒斟杯望你領過,望你痛飲三杯盡把苦悶消磨。
生說話,論一篇;永倫謝你姑嫂情深一片大賢,我再勸我嬌此後唔好把我記念,莫為我淒涼莫為我掛牽,你便放心回家轉,歸去另諧婚配、結過一段好姻緣。碧容聽罷再回聲一勸,哥呀你莫謂我心腸會有變遷,他日我便出家把梵經唸,我願長齋禮佛坐落蒲團,設一座靈牌將你紀念,奴奴早晚會侍奉你香煙,齋飯般般來奉獻,但願他年我死後與君化作並頭蓮。
瓊嬋大嫂開言勸(姑娘呀)經已日墜西邊,你亦要打點回家轉,因為我地提籠未帶今晚月色又唔全,個陣碧容愈發心麻亂,難舍難離真系苦萬千,即時對住攪到肝腸斷,四目交投默無言。
梅知府又到來開言勸,夫人共小姐不若你地請回先,姑爺自有下官來打點,你地放心回府我自會周旋,古雲道救人一命猶勝行百善,我願赴湯蹈火為蕭公子佢鳴冤。
二嬌答言感謝你情一片,無奈都要一聲珍重別離言,知府梅爺親自送到外便,瓊嬋兩姑嫂立即起橋往前邊,忽見得遠遠有對大燈籠照得光火現,嚇得卿彩驚狂發亂言(卿彩白:弊喇),系老爺黎喎恐防會畀佢撞見,瓊嬋開口話你咪發狂先,待我先行去與佢會面,咁就連忙下橋在街前。
果然系倫爺個乘 橋離不遠,瓊嬋前去立即見禮當先,(叫句老爺呀)我地現在回家轉,因為廟堂擠迫阻滯我歸旋,個陣碧蓉驚到面青唇白成身軟,逼於無奈都要見禮當先,叫句爹爹呀我 共亞嫂去參神還願,點知人多拜佛如今咁夜至拜完, 倫爺當堂黑起口面,好啦你便快快脆轉回先,姑嫂一齊將個面轉,再講倫爺打道直往知府衙門前。

呢呀你地估下 倫爺去到又點,碧容探監呢卷經已唱完,我賀喜各人身心康健,多招財利福壽加添,再祝世界和平無爭戰,天從人所願,(好囉)大眾無憂享過晚年。


這幾年有否從事新的南音曲目呢?


我將幾首文章不錯的粵曲,在征得曲主的同意下,將之增刪,改為南音。暫時有三首,亦有些是未完成仍在構思中的。完成的有一首,也是說《客途秋恨》的故事的,原來曲名叫《蓮仙秋怨》,這是當年廣州名撰曲家陳卓瑩老師寫的,是送給澳門何賢太太唱的,是她的私夥曲。從前也有與她們一起玩音樂及唱曲,便將之改為南音,名為《孤舟晚詠》。

另一首是套取粵劇老前輩梁醒波先生一首很有趣的粵曲,名叫《光棍夜枕筲箕》,我將之有所增減,改為一支警世的南音,名為《浪子回頭》。

第三首是為追憶、悼念老前輩小明星小姐而作的《七月落薇花》,是由何麗芳小姐唱的,我將之改為南音,名為《悼薇娘》。
其他都是些未完成的作品,有一首是警世的神話,名為《遊十殿》。其實道家或佛家都有這樣的故事,即夢游十殿時看到陰間地府裏的情景,寓意生前做好事,死後有好報;生前做壞事,死後有惡報。還有一首是《包公尋國母》,我仍在推敲曲詞。


video
澳門電視節目(1/11/2010)-《心情約會》 訪問區均祥
video

男燒衣


聞得話,妹你死咯,唉我實在見悲傷,妹呀為因何事,攪到自縊懸樑,人話你死咯,我尚屬思疑,我唔信佢哋講嘅,今日你果然真係死左咯,教我怎不悲傷,唔望與嬌彈共唱,唔望燈前月下結一段緣航,任得天上跌一個落黎唔慌我會仲想,愁萬丈,不若租隻小舟將水綠放,等你早登仙界直上慈航.


忙解纜,出到江濱,只見江楓漁火照愁人,各物擺齊兼果品,願妹你前來鑒我誠深,燒頁紙錢珠淚惡忍,三杯薄酒奠妹孤魂.

燒到童男童女你相親近,吩咐眾人洗抹要聽佢酌斟,大串(能)鎖匙交過你守緊,切莫頑皮激著主人.


燒到胭脂和水粉,又有刨花兼軟文,揀妝一個照妹孤魂。

燒到芽欄帶,與共個對繡花鞋,可恨當初唔好早日帶妹埋街,免使你在青樓多苦捱,咁好沉香當爛柴。呢條芽欄帶,小生親手買,可惜對花鞋重繡得咁佳。記得八月中秋同把月拜,重話二人衾枕永和諧,點想你別時心似古怪,隨知錯意把妹你命來哂,愈思愈想心痛壞,珠淚流唔哂,妹呀夢中魂魄共我講幾句情懷。

燒到被鋪蚊帳,系出自杭州,重有香珠一串十子搭在妹襟頭, 燒到煙槍煙托雷州斗,又來燒到煙屎鉤,局沙一盞光明透,但凡燈暗你自己添油,呢盒公煙原本系舊,清香翳膩可以解得煩憂,你清閒無事捻來燂返幾口,不妨陰府自己綢繆。

物件咁多燒來交過你手,記緊關防門戶莫畀人偷,妹你生前所用般般都有,今日把火墳燒在水面浮,我再酌酒,奠妹你粧台,願妹你前來鑒領我一杯,飲過此杯離苦海,早登仙界直上蓬萊。

又到艇嫂上前同君抹眼淚,叫聲(白:大相呀)你切莫咁悲哀,且得多情愁無多情配咩,奴奴情願共你為媒,你既有真心寧守耐,我找尋一個重靚過花魁,人話男子心腸多變改,我見君情義的確少人陪,你睇蠟燭替君流血淚,半天仙鶴渡郎追,你不如忍淚埋街去,免令今夜自己癡呆.

忙轉艇,快如雲,雙槳齊搖水面奔,海闊風狂要坐穩,共你講幾句事聞,(呢我地隔離)有個叫做逢人忍,佢真好品,腳又細時滿手指針,年方二八又知書禮呀,詩辭歌賦樣樣皆能。舊時有位少爺話要同佢上岸,佢要揀多情人仔至兩相登,呢我問聲亞大相 可否真情允,真正妙甚,我把鵲橋高架起,等你直上浮雲。


長生殿試聽

沒有留言: